花开半月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夏天就要来场凉快的恋爱

冬天的时候用印象笔记记在手机上的,毫无排版。可能要再一个冬天才能写完吧。




临近冬至,早上的天亮得是一日比一日晚。

琅琊阁傲据山巅,吹过的风本就比寻常地界冷些。正午因着无云无雾的缘故还能暖和点儿,在这晨光熹微之时,便冻得叫人恨不得连那空气都能在热水中暖上一暖、再吸入胸肺之间。自然,那焐了一夜的床榻也就变得比那秀楼里顶好的姑娘更让人不舍清醒离去。

萧景琰倒是在往常的时辰就醒了过来。大梁的皇子们自小就要受着繁重的课业,一年中逢春节才能歇息几日,从军后晨练也是日日不停。登基之后他起得更早,要不是旁人阻着,怕是一天能有七、八个时辰都在处理政务。他现在虽已是个江湖上的逍遥散人,但这早起的习惯怕是一时难改了。

然而还未等他撑起上身,就被一股力量拉扯着头皮又倒了回去。

他枕着枕头侧过脸去,死死压了他大半头发睡得正熟的,正是已近一月未见的琅琊阁阁主。

这人睡着了倒真是一副翩翩的公子样儿,怎的醒的时候就那么招人烦。萧景琰侧过身,细细端详了一阵对方睡梦中温和的眉眼不由腹诽着,心中突然就起了点作弄枕边人的心思。
他捻起垂在胸前的一缕乌发,轻缓地扫过对方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最后在那微微抿起的唇瓣上徘徊。往日枕边人没少拿这一招扰他清梦,不想如今三十年河西,终究是有他报仇的一日。
萧景琰垂眸玩得不亦乐乎、暗忖着对方什么时候能醒,却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他抬眼去看,蔺晨却仍阖着眼,只是抓过他的指尖亲了亲又揣入自己怀里,丝毫没有要起的意思。
“蔺晨?”萧景琰轻轻地唤了一声。
“……”
好吧,看样子是根本没醒,那些个动作竟都是梦里的反应。萧景琰看了看透进窗里尚且暗淡的天光,索性又重新闭上眼、保持着一只手被蔺晨握住的别扭姿势,再度去会了周公。

蔺晨端着热水进屋的时候,萧景琰正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盘腿坐在榻上发呆。他听见推门的声音,便把视线直直地投过来,跟着自己一路又行到榻前。
这副样子,就像自己在华山之巅见到的、于皑皑白雪里寻着人迹过来的鹿。蔺晨轻笑出声,用冒着热气的手巾轻轻擦了擦那张还带着点睡意的脸,又低下头在对方逐渐清明起来的眸子上印下一吻。
“……你回来了。”萧景琰清了清嗓子,喝了几口他递到唇边的温水。水里掺了点秋后酿下的桂花蜜,暖汤入腹,这下他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赶着回来吃吉婶冬至的饺子和汤圆啊。”蔺晨眯眼笑答,面上一幅馋极的样子。
萧景琰不接话,只是暼了他一眼。
蔺晨被他眼底那点看破不说破逗笑,低头把人唇上残留的水迹吻去、又探入口腔仔细逡巡一番:“今年这桂花蜜的方子倒是不错,明年可以多做——”他及时直起身后退一步,护着杯子堪堪避开袭向自己腹部的一拳。
箫景琰趁机起身,捞过一旁架上层层叠叠的衣服往身上套:“白日宣淫,成何体统。”
这一句骂得蔺晨大呼冤枉,毕竟那一吻在他那儿可算不上什么“淫”。给他定罪的人忙着和繁杂的衣带争斗,听到这无耻辩驳也只得空送上一个白眼。
许是未见久了,就连这一瞥含着的那丁点怒意也让蔺晨想念得紧。他看着对方一件件穿起衣服,最外头披的是入冬前自己让人给他做的玄底银云纹的外衫。接着那双他爱极的手把被厚重布料压住的一头青丝不甚温柔地扯了出来,随意地散在身后。素白的手,乌黑的发,仅着这两种颜色的画面在阅尽天下的琅琊阁阁主眼中,却生出了旖旎的万般风情。

【各地的骸云.福州】金风玉露

【各地的骸云•福州】金风玉露

    我还年轻的时候贴吧里的一个活动,结合各地特色写一篇骸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松风大大办的?今天整理文件夹翻出来这个东西,看了看时间,高二写了第一部分,大二写了第二部分(…),基本是填不下去了…留个纪念吧。

    云雀最近有点儿闹心。

    先是学园祭校际交流等等一系列繁琐公事扎了堆,又赶上五月中将热不热的低压天。天时人和两不占,也就只剩平和的校园这地利让云雀这校控稍微感到安慰。

    当然,虽说客观环境艰苦,但云雀是怎么也不会感到难过的,他从来只会让别人难过。


    某个雨后周末,期末考前最后一个大活动社团巡礼,总算是顺利的如期举行了。校领导和老师讲完话后都没什么兴趣的撤出了礼堂,留下一帮学生自顾自的疯闹,也不觉得室内憋闷得慌。
    云雀靠在教学楼前的榕树下闭目养神。这个季节的雨下完,空气湿度总是高得相当可以,让人连吸气都感觉肺里沉甸甸的压进了一汪水。好在学校里还有这么一块地方通风良好,风从栽着白玉兰树的大道涌进,吹得头顶的叶子哗哗晃动——带得雨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掉进领子里一片清凉。

   “诶同学,请问一下礼堂怎么走?”
   云雀睁眼,看到面前吊儿郎当地站着一个男生。问句+宽松的白T恤上没别校卡——外校的;夸张的头发和鸳鸯眼——违反风纪。两者一综合——咬杀。
   两相无言地打量了一会儿。
   “我送你去。”
    “啊呀那真是太感谢了诶等等等等一下同学你带路为什么还要抽出这么可怕的凶器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

    
   事后六道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装得那是相当小白菜孟姜女。他严正批评了一下答应帮他混进并盛却放了自己鸽子的狐朋狗友,然后亲切的索要来了偶遇的风纪委员长的联系方式,美其名曰【深入敌方,攻无不克】,实际只是他在榕树下一时冲动,看上了揍他时风华绝代的美人儿。
   于是在快要结束的见鬼的南风天中,六道骸开始了从韩度围脖人人豆瓣疼讯飞信移动联通电信等等多方面无孔不入的侦查骚扰。狐朋在得知他居然妄图对本校校花下手后一脸哀痛地扶了扶眼镜顺口保重,狗友则是幸灾乐祸地往地上一蹲三根香一杯酒直接提前送他上路。六道骸十分蹭得累的哼了一声表示从此和两人划清界限,转头屁颠颠的继续伟大征途。

    
   云雀把家里长了蘑菇的拖把扔了出去,心想今年这天气足够见鬼。口袋里手机响起来,他接起来喂字还没出口,那端草壁慌张的声音就着火般烧了过来。
   “委……委员长!十分抱歉!……我们再次受到了黑曜中的袭击,有两个委员受伤较为严重……”
   云雀哼了一声,示意他继续汇报。大约从一个星期前开始,隔壁町的不良少年就开始有组织有目的地对并盛风纪委们展开了袭击。不过他们下手倒像是极有分寸,从来不把事情搞到过于严重的地步——简直就是在红果果的挑衅和骚扰。

   交代了草壁一些事情后云雀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进了浴室。他倒是想会会对方的头子,巴不得能打上一架把扰乱风纪的行为扼杀在摇篮……不,已经是在打酱油的路上,更主要的目的,就是发泄一下被这天气憋出来的烦闷心情。
   他冲掉一身薄荷味的泡沫,心情愉悦的笑了起来。

    

   至于后来的双方会谈有没有达成云雀的目的这一点暂且不表,六道骸倒是背后笑得像偷着腥的狐狸——不为别的,他骸太公终于把美人鱼钓了上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呃,蛋定蛋定,路漫漫其修远兮,泡美人之道阻且长。


   那日云雀找上门来的时候他着实再次被惊艳到。染了血的少年就像把冰冷凛冽的利器,生生劈开了空气中悬浮的厚重水汽,直接插进他的胸膛。
   肋骨下的躁动太过激烈,几乎让人感觉疼痛。
   他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抚上左胸膛,想着,就这样开始也不错。

   当然,这样的说法太过文艺,明显跟作者一开始的意图不搭轧。所以回到无赖的风格上总结陈词,就是六道骸春心萌动,想和才貌双全的云雀恭弥终生绑定。

   他抽出三叉戟迎上抽向自己的银色金属,笑得淫丄荡又饱含恋爱的甜蜜。云雀一脸厌恶轻蔑显然不知道对面的人意淫正欢,攻势猛烈像台风的外围大风圈,并且永远找不到风眼,扫得人应接不暇透不过气。

   黑曜被连日雨水洗刷干净的天窗外是这季节难得见到的雨后晴,透澈的柱状阳光直破乌云亮了一地积水。云雀在窗子折射的光晕下不在意的抹去颊上的血滴,笑意伴着杀气越来越浓。
   “继续?”骸喘了口气看向对方,棋逢对手才有趣。啊啊,他真的是越来越想泡到云雀恭弥。
   “咬死你哦。”上挑的语气明白显露愉悦心情。云雀重新摆好架势,然后迅猛地冲了过来。
   虽然不是投怀送抱,骸稍感惋惜地迎上去,不过,这也不妨碍自己霸王硬……你们懂的。

当时间它又笑笑翻开历史下一页,谁还会记得我被灰尘覆盖的爱你的心?

——《六道骸情诗选》福建教育出版社 2012年第69版18次印刷

 

    云雀恭弥盯着面前的理综套卷,手中0.5黑色水笔的力道简直能直接去刻寿山石。[硫酸加水……实验室配王水的材料还有,做植物培育液应该很好。隐性致病基因……那家伙根本从受精卵开始就是个错误。Vt2 =2gh……6楼摔下去基本能死,要趁着天台还没装护栏伪装成意外事故……]他龙飞凤舞推出最后一个等式,示意草壁把卷子送去年段办公室。

    脑内假想的种种酷刑都体现在了草稿纸上,烦躁了1个月的少年像是终于爆发似的抓起纸揉成团,还未扔出就听委员室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还探进个蓝色的脑袋。

    “下午好小麻雀我们一起度过这个美好的周三吧啊!——”

    纸团有的时候也是很有杀伤力的。云雀懊恼着刚才手上的怎么不是放出倒刺的拐子,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奔腾出漫天沙尘。

 

 

 

 

    1个月。1个月的时间里杨梅荔枝樱桃枇杷龙眼上市,玉兰茉莉三角梅开得最旺,楼主高中毕业都大二了(喂),夏天彻彻底底的来到了这个城市。啊,1个月的时光多么美好,而六道骸这1个月的点卡却都用来开了云雀恭弥的声望然后一路刷到了仇恨。

 

 

 

 

    不,这真的不是他的本意。1个月前的那场1V1一直被骸视作二人间红线的纺锤。破败的校园,难得的雨后晴,清新的空气和口气(咦),炽热对视的我和你。位于顶端的少年赴了挑衅者设下的盛宴,哪一点不是往干柴上扔的一把烈火。

    按照六道骸的理想剧本,他应该是在那场对决中给云雀恭弥的身心都刻下难以磨灭的印记,然后趁热打铁的追求对方,不断加深其对自己“很强”、“帅”、“温柔体贴”、“哈尼你好棒”之类的正面印象。可他却像手贱的睡美人,好死不死的让被诅咒了的纺锤扎了指尖,于是期望中1个月后两人能聊聊天、吃吃饭、逛逛街的脑内妄想变成了见面除了打打架、打打架、还是打打架的残酷现实。

 

 

    到底是哪一步出错了?六道骸满心委屈简直想质问苍天。他抬头望望桌对面面色铁青的云雀恭弥,又赶在对方盯过来之前低下头继续玩手指。

    “你到底来干嘛。”云雀语气不善的开口。很明显,他真的不介意现在就把对方再砸出去一次。这回绝对会用拐子。从窗口。

    骸小心翼翼地推推桌上的外卖餐盒:“……给你送点心。考试会消耗大量能量哦。”

    “讲重点。”

    “这就是重点……”骸委屈的叹口气直视云雀:“你要是怕我下毒我吃给你看?”

    云雀研究了一会儿骸的眼睛。嗯,没有躲闪,虽然和正直挨不着边但应该没恶意。原来他睫毛也是蓝色的……不、不对,这不是重点。嗯?那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神情是怎么回事?真不舒服……云雀皱皱眉收回视线看了眼外卖,碗里装的是热乎的鱼丸,加醋加胡椒粉不加葱,完全按自己的习惯。

 

 

 

 

    黑曜一战的真正结果只有两名当事人知道,但这并不妨碍坊间各种版本如细菌般飞速滋生。比如“委员长保持不败战绩守卫地球和平”之类主旋律文章,比如“外来人员频繁闹事扰乱风纪”之类社会报道,再比如“千里追情郎流血流泪只为相会”之类非主流爱情意淫段子。本来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在王者云雀的统治下是可以被肃清的,然而偏偏有人乐意作培养皿,三天两头跑来并盛找打,搞得围观群众鸡血沸腾。

    其实就连骸的狐朋狗友也不是很能理解他抽风的行为——就算并盛的高岭之花再怎么倾国倾城佳人难觅,那一双钢拐寒光一闪也该让他退而求次。毕竟凭他六道骸的条件多少大姑娘小伙子上赶着倒贴,他却偏偏看上个暴力狂。难不成这人天生是个M,非要被别人践踏蹂躏他才能爽到大喊一库油。

 

 

    六道骸面对不怀好意并明显带有人参公鸡的质疑面不改色心不跳,义正言辞说明自己的行为完全出自于对云雀恭弥人格魅力的欣赏而不是出于【性】趣,信誓旦旦的模样比得上参选的议员。

    知道他真实想法的只有那个被藏在枕头下面上了锁的日记本,其中某一篇的日期被大大的心形圈出,洋洋洒洒的内容写满了8张16开纸:

    [打倒那些所谓的强者看他们跪地求饶,真是没有比这更愉快的事了。我喜欢看着他们原本不可一世的眼神在痛苦和恐惧中变得绝望,这才是人类的本性,肮脏又弱小的人类。

    ……

    但是今天的猎物有点不一样。嗯,不是指他很漂亮,虽然他确实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那天混进他学校只是想看看下一个目标——所谓的并盛最强到底是什么样。虽然我并没有显露出恶意,但他还是出于一个我不了解的理由把我揍了一顿。为了给他日后留下惊喜我没出手,只挑了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受了伤。他打架的样子确实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我开始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

    回去后我就开始了袭击计划。我一直想象当他揪出我这个幕后黑手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会惊讶吗?当初被他揍得似乎毫无还手之力的外校生居然敢如此挑衅他。

    ……

    他终于在今天造访了黑曜,孤身一人。该说他是自信还是自大好呢?哪个都无所谓,反正最后都会被我毁得什么都不剩。我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似乎并不惊讶,只一副傲慢到死的样子宣称要把我肃清。这让我很兴奋,因为越是站在顶点的人摔得越惨,我简直迫不及待要把他拉入地狱。

    ……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我赢了,用了他那种人最不屑的卑鄙手段。我拽着他的额发看进他的眼睛,但是我预想中的崩溃并没有出现,他当然愤怒不甘,却没有一点退缩,眼底坚持的光就像锐利的剑,把我所有病态的妄想和期待都斩个粉碎。

    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成为并盛最强。再继续折磨他也没有意义,就算把他的手脚都废了他也会用牙齿咬断我的脖子。

    我低下头吻了云雀恭弥。不出意料。他差点咬断我的舌头。]

——节选自《六道骸绝密日记》XX年X月X日❤

 

 

    六道骸心满意足的合上日记本,他一直对这篇中经过艺术加工的自身形象很满意,黑暗,扭曲,充满了对人性的反思,毫不逊色于某部漫画中轮回六世看透世界的潇洒男配,以至他每天新写完日记后都要再重新品读一遍。当然,艺术高于生活但也来源于生活,再怎么创作有些东西也还是真实的。比如云雀害他几天内说不了话只能吃流食,比如他对云雀一见倾心再见钟情所以真心求起了交往。

    往事如烟。六道骸捧着他一颗萌动的春心呆呆望着天花板。1个月。1个月的时间里杨梅荔枝樱桃枇杷龙眼上市,玉兰茉莉三角梅开得最旺,楼主高中毕业都大二了(喂),夏天彻彻底底的来到了这个城市(别复制)。而这1个月来他最难忘的,估计就是今天下午云雀终于在长久的思考后吃了他送去的鱼丸,并且自两人邂逅以来第一次能称得上不那么杀气十足的对他说话:

    “下次少放点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活着久了真是什么都能见到。即使原作很甜我也不想看同人的玻璃渣!就是要甜出糖尿病!我想看现代paro!想看这种阿诚!OOC不要揍人!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senrin/2310414
点击预览